色尼姑色和尚618

看着两只妖孽极其相似的脸蛋

“息怒~”她重复了一句,习惯性的把尾音拖长,最后微微的一个转音软绵蛊惑,让听的人骨头都酥麻不已。“让本尊息怒?你们意图抢走本尊的东西,还有胆子让本尊息怒?!你们真的以为西门家那条老狗能杀本尊?还是以为本尊二百年不出现死了不成?!谋逆?真是好罪名,啊?”话音未落,最先上谏的一名南宫家的大臣,官拜正三品的刑部侍郎南宫正被突然挪移至他身前的女子提起轰的砸在九幽宫大殿的黄金九龙浮雕的柱上,脑浆炸裂,登时便咽气死了

    “你,去给本尊把那三条老狗叫来,不是想碰本尊的东西么?本尊要让他们,把这两百年里,从本尊手里拿走的东西,一件一件,连本带利的掏出来!若是不来,那,他们三家的后辈,见一个,杀一个。”女子伸手,点点跪在地上的章融,葱削玉指上带着整套的黄金镂空嵌碧玺护甲,华丽考究。语毕,她回身,墨色的魔族顶级云雾纱广袖外衫懒散的披着,露出一对白皙单薄的肩膀,簇金绣蛟龙出海图案的抹胸长裙曳地丈半,双臂间挽一段丈许长,四尺宽的墨紫色不知是何凶兽皮毛制成的茸皮披肩,通身的服饰压抑而霸气,却能将她那如高天骄阳的美丽于妖魔的绝艳发挥得淋漓尽致。

    回过身的女子却是缓缓踱步,登上大殿的至尊席位,走到她的无愿身前,伸手,捧起他的脸,俯首,两张美极的面孔距离极近,她张口,吐息如兰:“放心~你是我的~谁都抢不走。敢害你,弄死就是。”



    看着两只妖孽极其相似的脸蛋,又看看这好兄弟被霸道女王强上弓的画面,乱空的大脑停工了一下,之后咕噜咽了下口水,弱弱的:“小瑶瑶,你这是?”

    “我?怎么,不认识了?魔尊大人~”女子回身,坐在无愿宽敞的至尊王座上,抬腿儿,一双雪团儿似的白嫩小脚便搭上了她的无愿的大腿上,她一向是懒得穿鞋的,不论何时,她总是喜欢用温过妖气儿裹着脚底,既比鞋子暖和,还没有束缚感,“别这么看着本尊,本尊就是这副样子,不过,就是变回来你们看不太习惯~刚刚那个小模样吓不着人~弄得人人都来欺负无愿,还不如变回来。”容心瑶抿唇一笑,两条长腿晃了晃,交叉一搭,再次把小脚丫搭载无愿大腿上,雍容繁复的长裙随着她的动作往上滑了一截,露出的两条纤长白腻的小腿差点亮瞎乱空的眼。但奇怪的是,如此美景,刚刚在下方闹腾得极为欢实的文武百官却是老老实实的跪着,以头触地,瑟瑟发抖。别说抬头了,连呼吸都不敢出半丝声音,生怕像现在地上躺着的那位脑浆糊了一地的仁兄,死前连个遗言都没交代,蹬蹬腿,半点尊严都没有的就这么被那女魔头弄死了。过一会,没准连个全尸都捞不着。

    用神识扫了扫下方,容心瑶娇媚的翻个白眼,鄙夷的嗤笑一声:“你们看,他们人人都是欺软怕硬的东西,知道你们有法典规定,所以肆无忌惮,表现的道貌岸然,忧国忧民,一个个占足了为了江山社稷的理由来指责你们,又把自己放在忠臣的道德制高点放肆的踩在魔界皇权头上,杀了,便是不仁,他们得了生前身后名,不杀,他们更加放肆,放肆到可以吧帝王天威踏在脚下 成就自己不畏生死赤胆忠心的名声。”合着眸子,享受着她的无愿把她冰凉的脚捂在手里的温暖感觉,口中却是吐出了一段真实残忍的话语。

   炎王看这姑娘,脑中浮现出他以前隐约听过好友,北堂家那位说过的一句话:“老炎,你知道吗,最美的东西,往往是最毒的,我就见过一个,那可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但是啊,她可比任何美丽的东西都毒,不过她再狠毒,我还是迷得紧,但是人家不要我。”难道北堂迷的是无愿家姑娘?大手纠结的抓抓碎发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色尼姑色和尚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