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尼姑色和尚618

缓缓走到大殿的小姑娘此时周身竟是缓缓抽出丝丝缕缕的光线


    如此动听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金碧辉煌,天威浩荡的魔帝宫大殿上,层层回响,大臣们似是都想到了什么的样子,均是瑟瑟发抖,面如死灰,将头埋得老低,就像是把头埋在沙土中的驼鸟,如此官威尽失滑稽可笑的样子,丝毫没了刚刚那副忧国忧民忠心耿耿,不惧生死直言上谏的伟大模样。

    “我在问话,怎么,章融,哑巴了?”缓缓走到大殿的小姑娘此时周身竟是缓缓抽出丝丝缕缕的光线,但是那口气是无愿等人从未见到过的,阴森,扭曲,还有一种压抑着的极度暴怒,就像涌动着的地底的炙热岩浆,一旦喷发,便是毁天灭地的危险。又似神魔界蛰伏着的绝世凶兽,一旦觉醒怕是至尊都可能折在它的爪下。

    无愿刚动了动美艳的唇,想把姑娘叫过去,可一个变化让他,不,是所有人瞪大了眼。只见小姑娘周身强光一现,取而代之的,是一名女子。

    听见这道声音,刚刚喊着处罚无愿最为热闹的大臣,御史大夫章融只觉得自己头上蒙上了一层阴影,还有包围自己的那股熟悉的恐怖气息与那熟悉的声音,只觉得双膝一软,咚的一声跪到了地上,脑中惟有一句:“吾命休矣!!”他颤抖地微微抬眼,眼前是那层层叠叠,繁复华美的墨色裙摆,咽了下口水,润润干涩的喉头,他僵硬的,一点一点的抬起脑袋,对上了那双深不底,酝酿着绝对杀机的银瞳。

    这是一双完美到任何生物都想争夺的狐眸,恰到好处的上挑弧度,高一分过于刁钻凌厉,低一分则缺了狐族的妖媚灵动,一双入鬓长眉,不粗不细,惊鸿般掠过,带出了几分威压凌厉,琼鼻小巧挺翘,一双唇,唇角上挑着,勾出了似笑非笑的魅惑弧度,虽然涂了浓重的银红色口脂,但是却丝毫不失半分美丽,她双颊苍白但皮肤极为细腻,羊脂玉雕琢而成一般,她的容颜七成随了魔界现在最美的至尊,清王无愿,精致妖邪的惊心动魄,但她比清王更多了骨子里散出的属于女子的妖媚,与更甚清王的惊天魔艳,什么诸天十大美女?那都是什么烂七八糟的东西?眼前这位,一如既往的精致妆容,额中一点金色凤翎花钿,本就浓密的眼线更是用炭笔顺势挑出,呈现出一种尖刀刺入眼中般伤人的美丽,眼尾后,用层层孔雀蓝的胭脂,由浅及深层层渲染入鬓,涂着银红口脂的双唇,她的长发变回了似纯银抽丝炼制的银白,绾成繁复的双刀鬓,配以整套的紫金嵌蓝宝石凤翎头面豪奢无比……妖异强大的妆容,精美豪奢的装饰,艳冠诸天的容颜。她似远古流传下来的壁画中复活的最强悍的妖魔,极度强大的张力沉沉的压在章融的心脏上,他呆呆的看着这个女子,额角被压得青筋暴起,却毫不自知。

    那女子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抬头,“环视”殿内所有大臣:“接着叫啊?不是叫得挺开心的么诸位?接着说啊?!”最后一声突然上挑,尖厉的响彻大殿,霎那间如临森罗大殿的浓稠威压瞬间降临,空气中似弥漫着厚重的血腥气,满朝文武竟都是一颤,扑通通如下饺子一般跪了一地:“相国大人息怒。”

    这一变故几乎刺瞎了乱空几人的狗眼,坐在至尊位上,嘴张得足以吞下一个鸡蛋。炎王使劲儿眨眨自己那对虎目,大手狠狠搓搓脸:“我的天,我这是在做梦么?我怎么梦见一个顶漂亮安静可人疼的萝莉变成了一个御姐?”话问出来,结果一个理他的人都没,他看看好友们,一个个的眼珠子都粘在了人家美人身上。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色尼姑色和尚618